社区

政经学霸没上过音乐学院25 岁签约维也纳爱乐却把乐团炒了

发布日期:2022-01-19 15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纳粹德国版《泰坦尼克号》“令人印象深刻”新闻1+1丨奥密克戎来袭我们如何应对?专家解读。常看到有人开玩笑自嘲:“哪有我挑职业,都是职业挑我。” 今天,友友为大家介绍的这位演奏家,就是传说中

  梅斯特是维也纳爱乐乐团签约的首位法国竖琴手,同时也是乐团成立以来吸纳的第一位法国演奏家。

  不过,他的本专业却不!是!竖!琴!而是经济学与政治学—— 梅斯特就读于巴黎高等政治学院与伦敦政经学院,并取得了经济学与政治学学位(主修政治学)。

  继续聊梅斯特之前,我们来了解一下他就读的两所学校:巴黎政治大学至今共培养了 29 位法国和法语系国家的总统及总理,比如现任总统马克龙,著名校友还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加利,以及大家都爱的克里斯汀·迪奥;而简称 LSE 伦敦政经呢,校友及教员之中包括 18 名诺贝尔奖得奖者、34 名政府或国家元首、31 名英国下议院议员及 42 名上议院议员,与牛津大学、剑桥大学、伦敦大学学院、帝国理工学院并称“G5超级精英大学”。

  走出牛校后,梅斯特参加了第四届美国国际竖琴大赛并获得金牌,而恰恰就是这块金牌,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 ——维也纳爱乐乐团向他抛出了橄榄枝。正所谓 “牛人不管干啥都牛”啊!

  如果进入维也纳爱乐乐团,那么下半生都会被改变。首先,他将和自己的本专业彻底脱离关系,接着,他的人生将被排练和演出填满 …… 当然,经过慎重的考虑后,梅斯特不负众望地加入了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乐团,担任竖琴独奏,这时的他,只有 25 岁。

  梅斯特是一位富有鲜明个性、创造力极强的演奏家。留声机杂志评论他 “是一位高层次的演奏家,他以卓越的能力表现出深刻且具层次的音乐性。” 那么,拥有如此超凡天赋与独奏水平的乐手,是不是应该离开乐团“单飞”呢?这一次,梅斯特的选择令人担忧 —— 他离开了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乐团。这个乐团,是多少人穷尽一生都追不到的梦啊!他却放弃了。

  不过,面对质疑和叹息,梅斯特给出了令所有人都无话可说的理由。竖琴是以弹拨方式演奏的乐器,它虽音色明亮,形态优雅,但却是管弦乐团中最“柔弱”的乐器之一,如果作曲家或指挥家处理不当,它还容易被其他乐器的音响覆盖。因此,竖琴始终无法成为主流的独奏乐器。

  总之,如果梅斯特只是想成为无懈可击的竖琴演奏者,那么他只要保持现有技艺就够了,但如果他要成为卓越的音乐家,想为竖琴略显尴尬的现状带来改观,那他必须“穷尽自己”,哪怕这些努力带来的改变是微不足道的。

  离开乐团后的梅斯特从独奏曲茫脱目下手,录制了为竖琴独奏改编的脍炙人口的经典名曲,比如木心措弗雷的《即兴曲》、普罗科菲耶持强列夫《前奏曲》、莫扎特的《第十九钢琴协奏曲》和斯美塔那《伏尔塔瓦河》等。接着,他自己开始参与改编曲目并录制了专辑,比如德彪西等作曲家的作品。

  梅斯特的事业蒸蒸日上,与他合作的音乐家有穆蒂、西蒙·拉特尔、席夫、普列文;他举办音乐会的场所有巴登巴登节庆大剧院、巴黎歌剧院、斯卡拉歌剧院及汉堡音乐厅;有梅斯特现身的音乐节更是世界一流:维也纳音乐节、布达佩斯春季艺术节、萨尔茨堡音乐节与莱茵高音乐节等;索尼唱片公司也将梅斯特签入旗下,为他录制亨德尔、海顿的竖琴曲目。

  不过,就当所有人都认为梅斯特已经“走上人生巅峰”时,他突然转型了,因为他被魅力多样的西班牙音乐彻底征服,简直如痴如醉。于是,他开始专心改编、录制西班牙音乐,最广为人知的有《阿罕布拉宫的回忆》和《阿兰胡埃斯协奏曲》。

  正是由于对西班牙文化的痴迷,梅斯特结识了被誉为“西班牙之魂”的响板大师:鲁塞罗·特娜。

  特娜是位墨西哥血统的西班牙舞者,目前在马德里音乐学院任教,她自幼学习芭蕾舞、西班牙舞蹈、马德里民间舞与弗拉门戈舞,据说,她的大脑里有讲不完的西班牙神秘传说 …… 不过,这些都不足以与她精湛的响板技艺相提并论,当特娜的响板在手中打响,你会明白,那变化无穷的节奏正流淌在她的血液之中。

  可以说,特娜的演奏给响板“带来了尊严”,是她让响板以一件“真正的乐器”的身份走上古典音乐的舞台。

  梅斯特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,当这位 79 岁的老人的响板竟能给人带来如此震撼,连时间都为她凝固 …… 因此,梅斯特邀请特娜与他合奏,把这件承载着“音乐之灵”的乐器发扬出去。特娜答应了。

  竖琴从未展现过如此变化莫测的特质,它弱音柔和、高音强劲,而响板,这种绝不会有人能将它与竖琴联想到一起的乐器,则充满了神采与活力,让人在聆听的时候唯恐错过一丝一毫。

  有乐评人说:“他的演奏蕴含着更精致、宛如天籁的声音;梅斯特重新定义了竖琴的自信形象,同时亦让它成为古典乐界中的明星。” 梅斯特是位“能够赋予乐器新生命”的音乐家,相信没有人不为他奇妙的、浮动的音色感动,也没有人不被这巨大的、深沉的动力征服。